厄里斯

漫威,hp
真好吃啊

呜呜呜呜呜骨科大法好!

Sparkling wine-1979:

【FB2骨科】预想

大概很多人还没看但我忍不住搞骨科了搞了就忍不住发出来(?
(大概很多bug我看完电影就直接画了(。 

【盾冬·刀】失约

盾冬之死——失约
         在废墟中仅剩的一片狭小的空间中,史蒂夫把盾塞到我仅剩的左手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拿着它。”他的眼神无比郑重,“然后出去。”
        我丢掉手里满是鲜血的盾牌,近乎疯狂般哀求着他。“不,不……你要和我一起走,你要陪我到生命的尽头的,史蒂夫,不能反悔,我求你了——”
       他低头吻住我的双唇封住我未完的话语,语气温柔的像和一个孩子说话。
      “抱歉,Bucky。”
      我惊慌的把头贴上他心脏所在。“Steve?”
      可是废墟里什么声音也没有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无论如何就是想诈尸刀一下

【锤基/复联全员】消失的弟弟去了哪(4)

前文

【锤基/复联全员】消失的弟弟去了哪(1)

  【锤基/复联全员】消失的弟弟去了哪(2)

【锤基/复联全员】消失的弟弟去了哪(3)

我终于回来更文啦!

预计下一章Loki会复活,但一定不会以“人”的身份

还有一篇锤基,这周之内写吧

文笔差ooc,不喜勿喷

(4)

(接上回)

“所以你们到底干了什么?”Strange带着身后的鬼魂Loki踏进一片狼藉的会客厅,正好打断了pepper和Tony的谈话。

 “Doctor!”看到Strange的一瞬间,Tony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向他走去,,借机离开了pepper的唠叨。“没什么,就是,小事情,kid的蛛丝发射器出了点问题,然后Bruce……不说那些了,总之,工人们会马上修好这堆烂摊子的。”

“是吗?”Strange挑了挑眉表示怀疑,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杂乱的大厅。Tony不在意地环视四周,对这堆烂摊子视而不见,搂着Strange的肩,把他带到了另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 “Doctor!”Strange刚刚跨进门,就得到了一个热情的拥抱,抬眼就看到了一个老熟人----臭名昭著的star lord,Peter •Quill。上次在泰坦星见面时,Strange对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,所以只是略点一点头,当做打招呼。

     而本来一直跟在他身后的Loki,却已经飘进了房间,盯着长桌上一个四四方方的大盒子看。Strange这才注意到那个盒子,他很清楚里面装的是什么。除去自己手中的时间原石,幻视头上的心灵原石。那个盒子里应该还有四颗原石:空间,力量,灵魂和现实。

    装着无限原石的盒子已经摆在了桌子上,那么今天这么多人齐聚一堂,要干什么就十分明显了。Strange抬眼望去,果不其然,银河护卫队除了Gamora之外,连Groot都是栽在盆里的树苗的模样,被Rocket 捧在手里。

   “OK,今天我们速战速决。”Tony跟在Strange后面进了门,一挥手,装着无限原石的盒子缓缓打开,四颗原石出现在众人眼前。Quill盯着盒子中橙色的宝石,显现出难得的凝重。

“pepper给了我许多工作要做,分完这些东西我要去开会,所以在座的先生们女士们,加快速度。”Tony自顾自的在房间里放出六颗宝石的投影,手指一划。时间宝石和心灵宝石的投影被划到Strange和vision面前。Tony再一划,灵魂宝石的投影出现在Quill面前。剩下的三个宝石投影,被Tony一一拉到复仇者的一边。

“Doctor和vision大会自己的宝石,你们拿走灵魂宝石去救这个壮汉的绿色女朋友,剩下三颗由我们来保管,有问题吗?”Tony的眼睛盯住看着灵魂宝石发呆的Quill,问道。

“没问题。”Quill站起身来,与Tony握手,“合作愉快。”“你也一样。”Tony看着盒子里的宝石,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,顿了顿又说:“宝石会有方法让你带走,我要去搞点发明研究,下次见。”

Quill点了点头,转身离去。Tony看向房间里依旧沉默的复联成员,开口说道:“几个星期后见,我……要去做点小研究,可能会用上……”Tony指了指盒子里的无限原石,然后向着门的方向走去。

还没走到门边,Tony就被一个意料之中的人拦住了,Steve▪Rogers,正直而友好的美国队长。

“你要做什么?”Steve的蓝眼睛里全是担忧,Tony无奈地抬起头“公事这么多,我总得需要一个 Jarvis。”Steve的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,但是想到无限原石的破坏力,还是皱着眉头想教育一下这个故友的儿子。

Tony烦闷的揉揉太阳穴,看向一边的Strange,“Doctor具有掌控时间宝石的能力,我会让他帮忙。”听到这句话,Steve放下心来,用询问的眼神注视着Strange。Strange被美国队长的眼神盯得背后发凉,在Tony半是暗示半是威胁的眼神下,只好点了点头。

Natasha和Wanda被拉来撑场子,沉默的坐了这么久,早就不耐烦了,约好了去逛街的两个女神从大眼瞪小眼的三个人中间穿过,还不忘催一催慢了半拍的Bruce和vision,四个人扬长而去。Thor根本就没来参与这次会议,躲在房间里闭门不出,一时间只留下四个人和一只鬼,沉默无言的在房间里待着。

Steve,Tony,Strange就这样沉默的对视着,Loki听完了整个分宝石的过程,还在墙角等着Strange完事后和他再商量商量有关自己复活的事。只是这个时候他实在不想靠近气氛诡异的三个人,还有一个周身都围绕着淡淡低气压的青年,他靠近了也没用。Loki只能一只鬼缩在墙角,试图施展魔法。

“……”沉默了几乎一个世纪那么漫长,Steve终于忍不住开口说话。Strange也站起身来,打算带着Loki去查询一些古籍。

就在这时,蓝色的空间宝石上闪过一丝几不可查的微光,被房间里的人尽收眼底,齐刷刷的一愣。Loki没有注意到那一道微光,只是突然之间,他胡乱念出的咒语突然起了作用,指尖泛起一个银白的光团,直直地向前,打在那个低气压青年身上,他一下子晕了过去。

Loki来不及沉浸在他的魔法成功了的喜悦中,因为他看到自己本就透明的指尖开始消散,Strange挥手画出一道传送门,准备将他们传送走,在Loki的意识一点一点消失之前,他看到那个金发大胸Steve向倒在地上的青年冲去,很着急地叫了一声“Bucky!”

那是谁?在陷入黑暗之前,Loki还在想着。

 

 


今天依旧没有更新

快十天了我终于活着回来了
明天开始更新
我还欠着许多篇锤基吧
改名字了,明天就更新

【锤基/复联全员】消失的弟弟去了哪(3)

前文【锤基/复联全员】消失的弟弟去了哪(1)

      【锤基/复联全员】消失的弟弟去了哪(2)

依旧过渡章??法师组谈话系列

可能要周更了2333

文笔差ooc,不喜勿喷

(3)

     “……”大厅里还是一片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 Natasha沉默地把枪收入腰间,Steve沉默地把Bucky搂得更紧了一点。只有Peter耐不住沉默的氛围,但就是不敢开口说话。一片沉默中,Dr▪Strange是唯一一个看上去在好好思考而不是故作回避的人。于是Tony和飘荡在半空中的Loki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向了他。

     “大家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Tony嘴里说着,目光却射向埋头沉思的Strange。

     “失陪一下。”史传奇站起身,却径直走向门外。路过队长的沙发时,还似有似无的扫了Loki一眼。Loki连忙跟上,不管这个二流法师曾经把他自由落体了三十分钟的仇,Strange确实是现在最能帮上他的忙的人。

      至于Thor,Loki绝对不会指望他,他现在还是一个只长肌肉不长心的傻大个。

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可以看到我?”Loki跟着Strange飘出了复联大厅,跟着他到了大楼外,跟着他一脚跨过那个传送门。一落地,Loki憋了一肚子的话还是只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  “别急。”Strange在他喝茶的小桌前坐下,红色的斗篷立刻给他倒上一杯茶,也给了Loki一杯。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Loki什么都没有说,一盘腿在空气中坐下,盯着面前茶水升起的白雾发呆。

      “喝不了,对吧?”Strange看着眼前的Loki,不急不促的说着。

  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法师?”Loki突然抬起头,死死盯住这个男人的双眼。

      “我想干什么?”Strange笑了笑。“第一,我的名字是Stephen Strange,Doctor Strange;第二,我现在在帮助你,而你,也很清楚自己的情况。这两点需要我们都达成共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Loki盯住Strange,确定了他的眼睛里并没有恶意之后,点了点头。“那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。”Loki开口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可以看到我?还有,你为什么要帮助我。Doctor Strange?”Loki一字一句慢慢的说,故意在称呼他面前这位法师时给“Doctor”加上了重音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帮助你是因为在灭霸来临之后,我认为你应该改邪归正了。”Dr▪Strange擦了擦嘴角的茶。“至于我能看到你,应该是因为这个。”他向Loki展示了一下脖子上的项链,“这,是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们现在只需要探讨两个问题:一、你现在对地球,对人类的态度是否值得我的帮助,或者应该让我放任你自生自灭。二、如果需要,以你现在的状态,该怎么让你尽可能的恢复神身。”Strange注视着一言不发的Loki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Loki本来想下意识脱口而出一句“谁他妈需要你们帮助!”看了看自己现在透明的身体,他还是选择了低头无语,也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是我邪神对你们做出的最大让步!感恩吧!Loki心里自我安慰的想了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……我当你默认就好。”Strange对这个神的傲娇脾性真的是一点都不想理会,让斗篷给自己又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来谈谈你现在的状况,Mr.Odinson。还有叫我Stephen”Strange看见下一秒Loki张嘴就又是一个重音的“Doctor”,及时添上了后面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Loki不置可否的挑挑眉,说:“不能使用魔力,正常人看不见也摸不着,能够穿过任何物体,像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幽灵。”Strange不紧不慢的接了Loki这句话。Loki一愣,随着点了点头。Strange看了看Loki紧握的手,什么都没有说。抬起手,在小桌旁边打开一道传送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Loki晃晃悠悠的飘到那道光圈前,就看到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女人躺在一张床上,没有呼吸和心跳,像一具尸体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谁?”Loki转头问Strange,“我想你已经猜到了,”Strange一挥手,关上了那道光圈,“她是Gamora,灭霸的女儿,银河护卫队的成员。她和你一样,都不是因为灭霸的响指而消失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……”Loki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,他看向Strange,他需要一个答案,一个对他来说很不错的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她被灭霸作为灵魂宝石的祭品献祭了。”Strange盯着Loki,斟酌再三,说出了一个Loki最不想听到,却是可能性最大的推论。

      “Gamora的灵魂被禁锢在灵魂宝石里,所以只要拿到宝石,她就有可能复活。而Mr.Odinson,你似乎并没有死于任何宝石的攻击。你死于灭霸个人的行动,据半个宇宙回归的状态来看,无限之战期间正常死亡的人并没有复活。”

       Strange顿了顿,观察了一下Loki的神色,说:“如果你的回归是因为宇宙运行出了错,你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“是个已死之人,不久之后还可能连这样的存在都做不到。”Loki完美的接下了Strange的话,但是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没有任何情绪,反而异常的平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Strange张了张嘴,试图和这样的Loki·Odinson交流,却被Loki很快的打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过会帮助我的,对吗?”Loki站在Strange面前,静静地看着他。Strange点了点头,但还是想说些什么,刚想张嘴,又是一阵电话铃声,再次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电话那头传来Tony的声音,还有许多人的嚷嚷声,Tony几乎是在吼着与Strange交流了:“你去哪了?Doctor!我们都在……诶呦,快啊,快回来,我们有事商量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Strange只来得及听清这一句话,电话那头就传来了许多声音:“‘停下!Peter,停下摆弄那东西!’‘我很抱歉,Mr▪stark’‘别!拦住Hulk,Natasha!’‘不行!他过来了!’‘别开枪!’‘也别用锤子!’”至于后面传来的各种枪声,吼声,玻璃碎裂的声音,Strange已经无心在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他挥手打开了一道传送门,匆匆跨了进去,Loki自觉的跟在后面。当他走进传送门的那一刻,Loki对Strange轻轻说了一声“谢谢”,为了现在,也为了将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既然这是一个错误,但只要我回来了,那我就要抓住机会把它变成现实。Loki看着眼前被打烂了至少一层的复仇者大厦,和狼狈不堪的复仇者们,在心底暗暗的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 

十分对不起的更新通知

这周就要开始万恶的补课了,
锤基文可能不会次次日更,德哈也不会天天都有了……
但是两天一更/三天一更/五天一更/一周一更这些不会固定
随缘吧
感谢每一个支持我关注我给我小心心的人
爱你们❤,五体投地感谢
另外在这条下面第一个评论的小可爱点梗点cp哦
我会尽量明天给你写的
再次比心❤

【德哈】一封家书(家书背后的故事)

文笔差ooc,不喜勿喷,
这个视角是德哈的儿子斯科皮,斯科皮长大后交了一个男朋友,是DA中某一对的儿子,哈利的教子,名字是西弗勒斯,其余的和被诅咒的孩子差不多
对哈利的称呼是爸爸,对德拉科是父亲

主题已经跑偏……

不管了这是前半篇【德哈】一封家书(真·家书)

    


    斯科皮写完了那封信。这是七年来的第二十三封信,斯科皮只会在三个日子写信,爸爸的生日,父亲的生日,和他们共同的忌日。

     没错,忌日,九月一日是霍格沃茨开学的日子,也是哈利和德拉科的忌日。

     从七年前开始,每年的九月一日,西弗勒斯都会陪在斯科皮旁边。今年也一样。

   “都写好了?”西弗勒斯随意的靠在雕花的木门框上,这是马尔福庄园独特的花纹,缠绕着的大蛇间,一个“M”尤其显眼。

   “写好了。”斯科皮回头,金色的头发闪着光。“东西呢?”斯科皮绿色的眼睛里充斥着许多东西:期待,悲伤,畏惧,喜悦,混在一起,显得有些意义不明。

  “全在这了。”西弗勒斯一步跨进门,把一个破旧的旅行箱放在书桌上,俯下身吻了一下斯科皮的唇。斯科皮也在他的唇上轻轻啄了一口,算是对自己未婚夫的奖励。

   然后他掏出魔杖,在桌上的羊皮纸上一点,就有了两封一模一样的信件。斯科皮抬手打开箱子,把原稿丢进箱子里,又把另一封信交给西弗勒斯。

“替我好好保管吧。”斯科皮嫣然一笑。

“我会的。”西弗勒斯细心的把信放在胸前的衣兜里。“他们也是我的教父。”

“去吧。”斯科皮拍拍他的肩,重新坐回书桌前。这个摆在书桌上的旧皮箱曾经属于哈利,斯科皮在他死后的第二个星期清点遗物时发现了这个皮箱。

   斯科皮当时并没有细看里面是什么,他只是把每一年自己写下的一封封信装进箱子,假装他真的寄出了那一封封家书,假装他的两个父亲只是还在出门执行任务。

   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个皮箱成了封存他悲哀的东西。他还有两个家族遗留的财产和事业,他还有亲人和朋友,他还有西弗勒斯。斯科皮是两个英雄的儿子,他不能露出一丝一毫的消沉,他要学会表现的像他的爸爸一样,坚强而勇敢。

   斯科皮看着这个箱子,五味杂陈。他伸出手,开始在皮箱里翻找,他在找一样东西,他知道一定在这个箱子里。他的手略过了覆盖在表面,一个又一个的信封,他很清楚这些信件的数量,二十三份,不多不少。

    终于,他碰到了一样东西,用一个小盒子装着。斯科皮把那个盒子拿了出来,是一对戒指,没有任何装饰,只是两个朴素的银环。

    斯科皮知道这不是他的双亲的结婚戒指,那对戒指在他们死后被自己埋在了坟墓里。那这是什么?斯科皮皱着眉头又从箱子里掏出一个大信封。信封正面是漂亮的一行字:“书信来往,五年级——”,没有人来填上第二个日期,也不会再有人了。

   斯科皮打开信封,一篇篇地翻看起来。这些信上的墨水印迹似乎是不久前才写下的,对斯科皮来说却久远的像上个世纪。

  字字句句,刻骨铭心。

“今天学的呼神护卫我的守护神是一头鹿,我想那是因为你。”

“可我的守护神不是一只白鼬,怎么办?”

“以身相许如何。”

“邓布利多今晚要我去上课。”

“真可惜,今晚的月色真美,我等着你看。”

“霍格沃茨现在状况很不好吧。”

“比起你的流亡生活可以说是天堂。想我?”

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后一次通信日期截止在七年前,哈利的最后一封信是一句话:“需要支援。”德拉科当天就找到了他,然后再也没有回来。作为傲罗,他们最终以身殉职;作为父亲,他们失约了;作为恋人,德拉科替哈利挡了一道索命咒,哈利和那个人两败俱伤。

   只是那个时候,斯科皮还在霍格沃茨的火车上,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差点晕倒,错过了分院仪式。而等到他终于从霍格沃茨毕业,终于可以在哈利和德拉科的坟前点一根蜡烛时,斯科皮却还是没有去,他会以教授的身份踏上红色列车。

   斯科皮突然哭了起来,没有一点预兆,就在他看完最后一封信的时候,最后一封信被折成了纸鹤的样子,和其他六个纸鹤静静躺在一起。等到他被西弗勒斯温暖的怀抱包围,斯科皮才慢慢冷静下来。

“没事了。”西弗勒斯轻轻拍着他的背,“没事了”。

      斯科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碧绿的眼睛盯向西弗勒斯“我想重新写封信。”“好。”西弗勒斯掏出那封信递还给他。斯科皮低头去看自己手上的信,乌黑浓密的睫毛如蝶翼般闪了一闪。

“我想我应该先出去。”西弗勒斯向着门走去。

“等一下,”斯科皮叫住他,把那一对银指环中的一个套上他的无名指。

“订婚礼物,给你的。”斯科皮露出一个微笑,把另一个递给一脸呆愣的西弗勒斯。“帮我戴上他。”西弗勒斯从震惊中缓过来,郑重的把戒指套在斯科皮手上。

下一刻他便听见了一个从心底传来的声音,斯科皮的,如阳光一般美好,照进他的心里。

“等你回来,我们就去教堂结婚吧。”

“好。”西弗勒斯也在心底暗暗回应。

    今天斯科皮打开了第七个纸鹤,在这个纸鹤被折成的那一天,他的父亲送了他的爸爸一对银指环,他们第一次心意相通。就像今天的斯科皮和西弗勒斯,但是这一次,他们会相伴到永远。



【德哈】一封家书(真·家书)

文笔差ooc,不喜勿喷,
这个视角是德哈的儿子斯科皮,斯科皮长大后交了一个男朋友,是DA中某一对的儿子,哈利的教子,名字是西弗勒斯,其余的和被诅咒的孩子差不多
对哈利的称呼是爸爸,对德拉科是父亲
来猜猜家书背后的故事(注意这也是糖衣玻璃渣)
下半篇【一封家书·背后的故事】一会儿发

亲爱的父亲和爸爸:
展信佳!
        今天是那件事以来的第八个九月一日,八年了。往后倒退八年,每一年的九月一日我都在霍格沃茨的火车上,没有办法去看你们一眼。今年是第八年,我毕业了,但我以一个教授的身份留了下来,教授黑魔法防御术。
        像你年轻时那样,爸爸。只是我们在课上做的一切不会违反校规。我在你的旧箱子里找到了活点地图和其他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。我相信我会做的和你一样好。因为你是我和我们这代人心中的英雄,而我是你的儿子。
        正如开头我说过的,今年我依旧不能来看你们,所以向你们奉上最诚挚的歉意,随信附赠。我一切都好,你们无需担心,我的男朋友西弗勒斯会代替我来看你们。他现在是一名傲罗,和你们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如果你们看到来的是他的时候,爸爸,请劝父亲不要生气,不要挑剔他的职业太过危险。因为你们也是这样出生入死,不是吗?我到现在还记得你们把我丢在家里的情景。我等着你们回家,但你们总是怕我看到你们身上的伤痕。
        现在想想,父亲,你脸上那道疤特别好看,因为你是替爸爸挨的。我小时候因为这个吓得大声尖叫,真的有些过分。
       所以父亲,如果你想对西弗勒斯生气,那就随你吧。只是别冷冰冰的对着他,像你一直以来那样。
       马尔福庄园我很久没有回去了,但是今年我回去了一趟,我在找一样东西。家养小精灵把房子照顾的很好。而东西呢,找到了。我还找到了更多有意思的东西(比如父亲当年折过的999只千纸鹤,我还是不敢相信为什么他当时这么像一个情犊初开的少女),可惜不能一一给你们看。
        空闲的时候我还是住在莫里斯广场,西弗勒斯也搬了过来。上个月他对我求婚了(爸爸不要让父亲太激动了打人!),我答应了。没有征询你们的意见,再次送上我真挚的歉意。至于克利切,从七月以来他身体就不是很好,我们叮嘱他好好休息,还找了一只年轻的家养小精灵来做家务。
        我知道你们一定会问起其他孩子的事情。罗斯希望进入魔法部工作,像她的妈妈一样。西弗勒斯当了傲罗的同时,投资了韦斯莱的笑话商店(虽然他拐走了你们可爱的儿子,但他还是你们的教子!)
         总而言之,所有人都过的很好。赫敏阿姨和罗恩叔叔去度过了他们人生中的第一个蜜月,他们还要在北欧住上一个星期。
此致:
     敬礼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爱你们的儿子:斯科皮
  
又及:今天我打开了七个纸鹤中的最后一个,看了很多也想了很多,我想告诉你们,这些信件我会保存到第一百个九月一日。

【锤基/复联全员】消失的弟弟去了哪(2)

前文【锤基/复联全员】消失的弟弟去了哪(1)

过渡章??

因为德哈关注我的小可爱相信我没爬墙

文笔差ooc,不喜勿喷


(2)

“所以,除了Loki都回来了对吗?”Thor走出房间时顺手带上了门,而Loki还被关在里面。

     “蠢哥哥。”Loki下意识的骂了一声,下一秒又愣了愣神,笔直穿过了门,跟在Thor后面。

     “我们目前没法联系到瓦坎达。”Tony边走边说。“不了解那边的情况,但是就现在来说,”Tony冲着大厅挥挥手,“全齐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样很好。”Thor勉强挤出一个微笑,“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Tony有些担忧的看了Thor一眼,什么也没说,他可不会轻易相信Loki死的那么容易,Thor对Loki的感情浓烈的无法抵挡,他不信Loki就真的一点体会也没有,就真的一点同样的情意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他Tony▪stark这辈子都不会爱一个人如此浓烈,天涯何处无芳草,为何要在一棵树上吊死?Tony▪真▪花花公子▪stark在暗暗嘲讽Thor的同时给自己立了一个巨大的flag。

Loki没有心情听这两个人闲聊,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自己现在的问题,然后找到他的蠢哥哥,狠狠捅他三刀。

一刀让你为我哭得这么傻。

二刀报复你把我关在门外。、

三刀友情赠送不谢。

堪称完美。Loki美滋滋的想着,一下穿过了面前的玻璃墙。下一刻他就感受到了两道灼热的目光钉在他身上。

怎么回事。Loki疑惑地回头-----红披风和奇奇怪怪的蓝色长袍,老熟人,那个把他自由落体了三十分钟的二流法师,Doctor▪Strange。

很显然这个“二流法师”对Loki十分惊讶,他甚至叫了一声:“Loki?Loki▪Odinson?”这句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,还有刚刚跨进门的Tony和Thor。

“啊我接个电话。”电话铃声打断了所有人呆若木鸡的表情,Tony反应过来,很快的走出门去。

Loki淡淡的打量着大厅中的其他人。他现在这幅鬼样子,做了鬼是真,Dr▪Strange看得见他也是真,只是现在那些他认识的,不认识的人脸上五花八门的表情,实在是精彩纷呈。

坐在地毯上的红衣小孩儿吓得甜甜圈都掉了,不知从哪里发射出一团白色丝线,正正打在他的蠢哥哥Thor身上。

他旁边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手里绕着一团红色的什么东西,依偎在一个配色奇葩的……人怀里。是不是人Loki不知道,但是直觉告诉他那个小姑娘手里的红光,是一种极其强大的魔法。

Loki转了个身,打算离那对情侣远一点,一转,又是好几个老熟人。他偷偷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一脸懵逼的博士,还好没有变绿,旁边的红发女特工已经不知从哪掏出了一把枪,一下一下的在手里转着。

蝼蚁们都这么凶残。Loki最后还是飘荡到全场第二个金发大胸的沙发后面,那个叫Steve的肌肉男亲密的搂着他身旁的铁臂男子,Loki觉得全场就他看上去最顺眼,散发着一种对其他人似有似无的疏离感。

最后是他的哥哥,Thor。Thor此刻已经揪着那个二流法师心情激动了:“Loki?Loki回来了?他在哪?我怎么看不见他?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魔法师?”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Thor几乎已经是在咆哮了。

Dr▪Strange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:“冷静,大个子。Loki不在这,我只是正好提到他,对吗?大家?”博士暗示性的扫了众人一眼。

“我们只是在为Loki的缺席表示遗憾。”Natasha霸气的点点头。“没错。”大家或多或少的也都附和了一声。

“哦……对不起,doctor。”Thor失落的点了点头,算是道歉。

“我们刚刚是在讨论Loki?”反应略迟的Peter小声的问了一句旁边沙发上的女巫。

“Loki?你有什么事”Thor听到弟弟的名字,眼神又“哗”一下聚集在Peter身上。

“啊啊啊没什么!”Peter紧张的摆摆手。“为你身上的蛛网道歉,”小Peter顿了顿又说“我是你的铁粉,顺带一提,我是蜘蛛侠,很高兴见到你。”

Thor三下五除二扯掉了身上的蛛丝,和他握了握手,“Thor,雷神,随你怎么叫。”

“好……”Peter激动地快哭了,雷神!活的!真人!他刚刚掏出手机想给Ned发条信息,Mr▪stark就走了进来。

“放下手机,kid。还有打起精神来各位,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说。”Tony的大眼睛里满是严肃,

“这件事和Loki有关吗?他回来了?”Thor的眼睛一秒放光,炯炯有神的盯着Tony。在美队身后的Loki盘起双腿坐在半空,死都死了,索性听听他们要说什么,万一……真的与自己有关呢?

“不,Loki没有回来,不过这个事儿确实和他有关。”Thor、Loki和Strange精神一振,换上一副严肃脸准备聆听。 Tony扫视了一眼众人,确定没人发呆走神之后,缓缓开口。

“T’Challa从瓦坎达打来电话,他回来了,而在瓦坎达的银河护卫队也回来了。”Tony瞥了一眼有些失望的Thor,再次开口。

“Gamora也回来了,银河护卫队想要灵魂宝石。”

 



【锤基/复联全员】消失的弟弟去了哪(1)

本文涉及cp

锤基  盾冬  贱虫(?可能有)父子向铁虫 幻红  绿寡  贾尼 基巴闺蜜组

本章全篇锤基!只有锤基!(占到tag致歉)

因为德哈关注我的小可爱相信我没爬墙

文笔差ooc,不喜勿喷

复联四后全员回归,Loki只回来了个灵魂的脑洞


(1)

在无限之战中死去的英雄回归的那一天,铁人爸爸举办了一个盛大的狂欢party。Thor没有去,他坐在自己房间的窗边给自己开了一瓶酒,阿斯加德仙宫蜜酿,最上等的那一批,瓶子是一整块的绿水晶雕琢而成的。

真像Loki的眼睛,Thor一边喝酒一边想。但Loki在哪?Thor不知道,也没人知道。所有人都认为Loki死的不能再死了,他被紫薯精一把捏碎了脖子,在他的哥哥Thor面前。

而事实上,Loki真的没有死,或者说,他的身体确确实实的死去了,而灵魂留存了下来,随着无限之战中回归的超级英雄们来到了中庭。

此刻的Loki,正以灵魂的状态站在Thor身后,漂亮的绿眼睛盯着他失魂落魄的哥哥。他不知道作为一个亡魂,他能留存多久,他为什么还会留存于世,此刻的Loki能做的,就是以一个幽灵的身份陪在Thor身边。

Thor的酒量很大,一瓶酒对他来说算不了什么,但他还是像喝醉了一般,抓起手边的水晶酒瓶向地面砸去。

“啪!”瓶子应声碎裂,森林绿的水晶洒落一地。

“Loki……”瓶子碎裂的声音挽回了Thor的一丝清醒,他把头埋进双臂,抱住膝盖,像个孩子一样呜咽起来。

Loki看着他哭泣的brother,做出了一个几乎是下意识的举动,他抱住了Thor。透明的双臂搂住他的脖子,头靠着他的背。

听着Thor压抑的哭声,Loki自己似乎也要落下泪来。对自己来说,Thor是他现在所拥有的唯一;而对Thor来说,他还有复联,还有幸存的阿斯加德居民,Loki,只是他失去的一个亲人,甚至连亲人都难以达到。

我到底以什么位置存在于你心中,Thor?Loki心情复杂的站起身,擦了擦并不存在的泪珠。他现在需要一个身体,有血有肉的身体,而不是以幽灵的存在对着他的蠢哥哥落泪。Loki看了他的哥哥一眼,向着门的方向走去。

下一秒,Thor房间的门被大力推开,Loki急忙闪躲。尽管他跟着Thor飘进复仇者大厦时就意识到了自己可以穿透任何物体,但他还是固执的保留着作为“神”的习惯,就好像自己还是个一切正常的大活神一般。

推门进来的是Tony。一向热爱大口喝酒大胆跳舞的Thor没有来参加这次的回归派对。原因大家心知肚明,一轮真心话大冒险之后,输掉游戏的铁人爸爸被大家委派了这个任务。

考虑到Thor的极度弟控属性,Tony一直在犹豫是否要穿上自己的盔甲,避免Thor一炸毛扔个锤子放个闪电什么的。装甲都穿好了的铁人爸爸关键时刻被自家的傻儿子Peter出卖了,只好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,端着两杯红酒推开了Thor的房门。

吾儿叛逆伤透我心。Tony在心底没收了小虫一万次战衣,还是清了清嗓子:“心情不好,是吧。”然后走到Thor身边坐下,拍了拍他的肩。

“……”Thor纹丝不动。

“我知道你的感受。”Tony喝了一口带来的红酒,把另一杯放在Thor面前。

“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,我父母死了。死于谋杀,凶手……是九头蛇。”Tony盯着杯中的红酒。

“我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。然后接管了stark工业。”

“……”Thor把头更深的埋进膝盖里。

“回忆很痛苦。我们都知道。”Tony叹了口气。“但是因为有了这些,所以我们才会投入自己的全部身心来保护其余的千千万万人,不让更多的人体会到这种痛苦,Thor。”

Loki看到Thor的脑袋动了动,似乎有所动容。

“这些东西让我们成为我们自己,无论它带给我们什么样的体验。”Tony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。

“你说这些的时候让我想起中庭的励志书籍。”Thor的声音闷闷的传了出来。

“我最讨厌励志书籍,但我很惊讶你会看书。”Tony又拍了拍Thor的肩。“别再管你的邪神弟弟了金发大胸,所有人都在楼下狂欢,从房间里出来,Thor。今天不是该伤心的时候,让我们去喝一杯。”

是啊。Loki看着还在抱着头做土拨鼠状的Thor。和你的朋友来一场盛大的狂欢,我会找到方法回到你身边的,蠢哥哥,先暂时忘了我,享受你的生活。

“好。”Thor终于说出了一个字,Tony松了口气。

谢天谢地我没有以什么奇怪的方式死去。Tony想着。但他还是拉了Thor一把好让他站起来,“今天我请客,尽管喝。”